• 法律圖書館

  • 新法規速遞

  • .2021年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及司法解釋全書(含指導案例
    編號:86642
    書名:.2021年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及司法解釋全書(含指導案例
    作者:法律出版社法規中心
    出版社:法律
    出版時間:2021年1月
    入庫時間:2021-2-22
    定價:88元
    特價:70.4元,80折,省17.6元!
      

    圖書內容簡介

    "一、全面收錄,科學編排,便利查詢
    本書收錄1989年《行政訴訟法》頒布至2020年11月期間公布的現行有效的全部行政訴訟法律和司法解釋,重要的司法文件。內容包括綜合、起訴受理與受案范圍、管轄、訴訟參加人、時效期間、證據、審理與判決、執行、行政公益訴訟、涉外行政訴訟、訴訟費用、國家賠償等。全書體例清晰、查閱方便。
    二、特別收錄指導案例、典型案例、對照圖表,方便實用
    本書對相關核心主體法附加條旨,指引讀者迅速找到自己需要的條文。特別收錄了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所有行政訴訟相關指導案例和《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4年以來刊登的行政訴訟相關典型案例,這些案例具有指引“同案同判”的作用,具有較強的參考價值。另外,本書還收錄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及其司法解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新舊條文序號對照表,便于讀者查閱。
    三、特色服務,動態增補
    為保持本書與新法的同步更新,避免讀者在一定周期內重復購書,特結合法律出版社法規中心的資源優勢提供動態增補服務。讀者可掃描封底二維碼,查看、下載免費增補材料。
    "

    圖書目錄

    "目  錄
    一、綜  合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1989.4.4)(2017.6.27修正)目錄中對有修改的文件,將其第一次公布的時間和最近一次修改的時間一并列出,在正文中收錄的是最新修改后的文本。特此說明。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2018.2.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判工作請示問題的通知(1999.1.26)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嚴格執行行政審判工作請示制度的通知(2000.12.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加強行政審判工作的通知(2004.3.1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妥善處理群體性行政案件的通知(2006.12.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加強和改進行政審判工作的意見(2007.4.2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充分發揮行政審判職能作用為保障和改善民生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通知(2008.3.2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與低溫雨雪冰凍災害有關的行政案件若干問題座談會紀要(2008.4.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當前形勢下做好行政審判工作的若干意見(2009.6.26)
    行政審判辦案指南(一)(2014.2.2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的意見(2019.7.31)
     
    【典型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十大典型案例(第一批)
    人民法院關于行政不作為十大案例
    行政訴訟附帶審查規范性文件典型案例
    二、起訴、受理與受案范圍
    1.綜合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登記立案若干問題的規定(2015.4.1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法》施行前法律未規定由法院受理的案件應如何處理問題的批復(1993.2.1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案件受理問題的復函(1989.1.23)
     最高人民法院對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第(十)項規定的請示的答復(2000.6.5)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行政機關作出的改變原具體行政行為的行政行為,當事人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的電話答復(2000.11.1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規范行政案件案由的通知(2004.1.1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依法保護行政訴訟當事人訴權的意見(2009.11.9)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不予受理決定是否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問題的答復(2010.6.2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機關不履行人民法院協助執行義務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的答復(2013.7.29)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行政機關撤銷或者變更已經作出的協助執行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請示問題的答復(2014.10.3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保護和規范當事人依法行使行政訴權的若干意見(2017.8.31)
    2.公安行政案件受案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公安機關未具法定立案搜查手續對公民進行住宅人身搜查被搜查人提起訴訟人民法院可否按行政案件受理問題的電話答復(1991.6.18)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當事人不服公安機關采取的留置措施提起的訴訟法院能否作為行政案件受理的答復(1997.10.2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少年收容教養”是否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的答復(1998.8.15)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李彩蓮、姜偉訴蘭州市公安局違法使用武器及行政賠償一案請示的電話答復(2005.12.29)
    3.衛生行政案件受案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當事人以衛生行政部門不履行法定職責為由提起行政訴訟人民法院應否受理”的答復(1995.6.1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不服計劃生育管理部門采取扣押財物、限制人身自由等強制措施而提起的訴訟人民法院應否受理問題的批復(1997.4.4)
    4.城鄉建設行政案件受案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不服政府或房地產行政主管部門對爭執房屋的確權行為提起訴訟,人民法院應作何種案件受理問題的函(1993.4.1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房地產案件受理問題的通知(1992.11.2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征用土地、落實私房政策等具體行政行為相互矛盾而引起的房屋糾紛不應由人民法院處理的復函(1994.9.30)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征收城市排水設施有償使用費發生的糾紛人民法院可否作為行政案件受理的答復意見(1996.8.2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當事人之間達成了拆遷補償安置協議僅就協議內容發生爭議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問題的復函(2007.1.1)
    5.資源行政案件受案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地質礦產主管部門作出的非法采礦及破壞性采礦鑒定結論是否屬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圍問題的答復(2005.2.2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土地管理部門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之前的拍賣行為以及與之相關的拍賣公告等行為性質的答復(2009.12.23)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拍賣出讓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的土地行政主管部門與競得人簽署成交確認書行為的性質問題請示的答復(2010.12.21)
    6.稅務行政案件受案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納稅人僅對稅務機關核定的收入額有異議而起訴的法院應否受理的答復(1992.1.18)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能否直接受理因納稅主體資格引起的稅務行政案件的請示》的答復(2001.11.28)
    7.教育行政案件受案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當事人不服教育行政部門對適齡兒童入學爭議作出的處理決定可否提起行政訴訟的答復(1998.8.1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教育行政主管部門出具介紹信的行為是否屬于可訴具體行政行為請示的答復(2003.11.26)
    【典型案例】
    楊寶璽訴天津服裝技校不履行法定職責案
    8.勞動、社會保障行政案件受案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勞動仲裁委員會逾期不作出仲裁裁決或者作出不予受理通知的勞動爭議案件人民法院應否受理的批復(1998.9.2)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開除公職是否屬于受案范圍請示的答復(1998.2.11)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拖欠社會保險基金糾紛是否由法院主管的答復(1998.3.25)
    9.其他行政案件受案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與證券交易所監管職能相關的訴訟案件管轄與受理問題的規定(2005.1.2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當事人對行政機關作出的全民所有制工業企業分立的決定不服提起訴訟人民法院應作為何種行政案件受理問題的復函(1994.6.2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因政府調整劃轉企業國有資產引起的糾紛是否受理問題的批復(1996.4.2)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興平市第二運輸公司訴興平市人民政府侵犯企業經營自主權一案受理問題的答復(1997.10.2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監察機關作出的開除處分行為是否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受案范圍的答復(2000.11.1)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對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的仲裁行為是否可訴問題的答復(2003.12.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不服信訪工作機構依據《信訪條例》處理信訪事項的行為提起行政訴訟人民法院是否受理的復函(2005.12.1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特種設備監督檢驗所出具的《電梯驗收檢驗報告》是否屬于可訴行政行為問題的答復(2012.6.5)
    【指導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22號——魏永高、陳守志訴來安縣人民政府收回土地使用權批復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59號——戴世華訴濟南市公安消防支隊消防驗收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69號——王明德訴樂山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工傷認定案
    【典型案例】
     建明食品公司訴泗洪縣政府檢疫行政命令糾紛案
    楊一民訴成都市政府其他行政糾紛案
    三、管  轄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認真貫徹執行《關于行政案件管轄若干問題的規定》的通知(2008.1.14)
      附:行政案件管轄相關司法文書樣式(試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國有資產產權管理行政案件管轄問題的解釋(2001.2.1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海關行政處罰案件訴訟管轄問題的解釋(2002.1.30)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人民法院案件管轄權問題的若干規定(2005.5.24)
     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關于海事行政案件管轄問題的通知(2003.8.1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履行職能相關的訴訟案件指定管轄問題的通知(2007.6.20)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專利、商標等授權確權類知識產權行政案件審理分工的規定(2009.6.2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開展行政案件相對集中管轄試點工作的通知(2013.1.4)
     最高人民法院對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關于覃正龍等四人不服來賓縣公安局維都林場派出所林業行政處罰一案管轄問題的請示報告》的復函(1991.10.1)
    四、訴訟參加人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關于規范法官和律師相互關系維護司法公正的若干規定(2004.3.1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依法切實保障律師訴訟權利的規定(2015.12.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應訴若干問題的通知(2016.7.28)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在案件審理期間法定代表人被更換,新的法定代表人提出撤訴申請,法院是否準予撤訴問題的電話答復(1998.10.28)
     最高人民法院對內蒙古高院《關于內蒙古康輝國際旅行社有限責任公司訴呼和浩特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履行法定職責一案的請示報告》的答復(1999.11.24)
     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關于中國人民銀行分支機構是否具有行政訴訟主體資格問題的復函(2002.5.3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訴商業銀行行政處罰案件的適格被告問題的答復(2003.8.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中臺灣地區居民能否以個人名義擔任訴訟代理人等有關問題的答復(2004.4.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土地實際使用人對行政機關出讓土地的行為不服可否作為原告提起訴訟問題的答復(2005.6.3)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婚姻登記行政案件原告資格及判決方式有關問題的答復(2005.10.8)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地方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是否可以作為行政訴訟被告問題的答復(2009.8.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請求公開與本人生產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無關政府信息的請求人是否具有原告訴訟主體資格問題的批復(2010.12.1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中當事人委托其他公民擔任訴訟代理人有關問題的答復(2012.4.1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若干問題的規定(2020.6.22)
    【指導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77號——羅镕榮訴吉安市物價局物價行政處理案
    五、時效、期間
     最高人民法院對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請示的答復(2000.4.1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如何執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二條的規定的請示的答復(2002.8.2)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如何理解《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二條規定的請示的答復(2008.3.17)
    【典型案例】
     眉山市氣霧劑廠訴眉山市人民政府、眉山市國土局土地行政登記案
    六、證  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2002.7.2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我原駐蘇聯使館教育處出具的證明不具有證明效力的復函(1992.9.2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證券行政處罰案件證據若干問題的座談會紀要(2011.7.13)
    【典型案例】
    松業石料廠訴滎陽市勞保局工傷認定案
     北京希優照明設備有限公司不服上海市商務委員會行政決定案
    七、審理與判決
    1.審判組織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合議庭工作的若干規定(2002.8.1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加強合議庭職責的若干規定(2010.1.1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陪審員法》若干問題的解釋(2019.4.24)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人民陪審員培訓、考核、獎懲工作辦法(2019.4.2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判人員在訴訟活動中執行回避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2011.6.10)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巡回法庭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2015.1.28)(2016.12.27修正)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陪審員法》實施中若干問題的答復(2020.8.1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完善院長、副院長、庭長、副庭長參加合議庭審理案件制度的若干意見(2007.3.30)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加強和推進人民陪審工作的若干意見(2010.6.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規范上下級人民法院審判業務關系的若干意見(2010.12.28)
    2.審判工作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法院法庭規則(1993.12.1)(2016.4.13修正)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撤訴若干問題的規定(2008.1.1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認真貫徹執行《關于行政訴訟撤訴若干問題的規定》的通知(2008.1.3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嚴格執行案件審理期限制度的若干規定(2000.9.22)(2008.12.16修正)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裁判文書引用法律、法規等規范性法律文件的規定(2009.10.2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在互聯網公布裁判文書的規定(2016.8.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庭審錄音錄像的若干規定(2017.2.2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通過互聯網公開審判流程信息的規定(2018.3.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2018.9.6)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規范申請延長行政案件審限報告的通知(2000.3.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判執行工作中切實規范自由裁量權行使保障法律統一適用的指導意見(2012.2.2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加強和規范裁判文書釋法說理的指導意見(2018.6.1)
     最高人民法院對張永昌合伙建房申訴案有關問題的答復(1993.1.1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贛高法函〔1993〕4號請示的答復(1993.7.9)
    【典型案例】
     黃金成等25人訴成都市武侯區房管局劃分物業管理區域行政糾紛案
    3.審判監督
     人民檢察院行政訴訟監督規則(試行)(2016.4.1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申請再審案件立案程序的規定(2017.12.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辦理不服本院生效裁判案件的若干規定(2001.10.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規范人民法院再審立案的若干意見(試行)(2002.9.10)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對民事審判活動與行政訴訟實行法律監督的若干意見(試行)(2011.3.10)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案件申訴復查和再審工作分工的通知(2012.8.31)
     人民檢察院民事行政抗訴案件辦案規則(2001.10.1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按照審判監督程序再審維持原裁判的民事、經濟、行政案件,人民檢察院再次提出抗訴應否受理問題的批復(1995.10.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人民檢察院單獨就訴訟費負擔裁定提出抗訴問題的批復(1998.8.31)
    【典型案例】
     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的十件行政訴訟監督典型案例
    4.法律適用
    (1)綜合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呼和浩特市廢舊金屬管理暫行規定》的效力問題的答復(1996.9.23)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協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2019.11.2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案件適用法律規范問題的座談會紀要(2004.5.18)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部門規章之間規定不一致時應如何對待問題的復函(1991.10.16)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包頭市人民政府辦公廳轉發《包頭市城市公共客運交通線路經營權有償出讓和轉讓的實施辦法》中設定罰則是否符合法律、法規規定問題的答復(1997.6.2)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審理行政案件時對善意取得適用法律問題的答復(1999.11.24)
     最高人民法院對人民法院在審理鹽業行政案件中如何適用國務院《食鹽專營辦法》第二十五條規定與《河南省鹽業管理條例》第三十條第一款規定問題的答復(2003.4.29)
     最高人民法院對《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對塔式起重機的監督管理權限如何選擇適用行政規章的請示》的答復(2004.2.16)
    【指導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41號——宣懿成等訴浙江省衢州市國土資源局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案
    【典型案例】
     丹陽市珥陵鎮鴻潤超市訴丹陽市場監督管理局不予變更經營范圍登記案
    (2)行政許可、行政強制與行政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許可法(2003.8.27)(2019.4.23修正)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許可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2009.12.14)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2011.6.30)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1996.3.17)(2017.9.1修正)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經營工業用鹽是否需要辦理工業鹽準運證等請示的答復(2011.1.17)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人民法院審理港務監督行政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答復(2000.11.1)
     最高人民法院對《關于秦大樹不服重慶市涪陵區林業局行政處罰爭議再審一案如何適用法律的請示》的答復(2003.6.23)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沒收財產是否應進行聽證及沒收經營藥品行為等有關法律問題的答復(2004.9.4)
    【指導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5號——魯濰(福建)鹽業進出口有限公司蘇州分公司訴江蘇省蘇州市鹽務管理局鹽業行政處罰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6號——黃澤富、何伯瓊、何熠訴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處罰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60號——鹽城市奧康食品有限公司東臺分公司訴鹽城市東臺工商行政管理局工商行政處罰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88號——張道文、陶仁等訴四川省簡陽市人民政府侵犯客運人力三輪車經營權案
    【典型案例】
     射陽縣紅旗文工團訴射陽縣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程序不正當注銷文化行政許可糾紛案
     
     再勝源公司訴上海市衛生局行政強制決定案
     伊爾庫公司訴無錫市工商局工商行政處罰案
     焦志剛訴和平公安分局治安管理處罰決定行政糾紛案
     上海羅芙仙妮化妝品有限公司訴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金山分局工商行政處罰決定案
     
     陳超訴濟南市城市公共客運管理服務中心客運管理行政處罰案
    (3)行政復議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1999.4.29)(2017.9.1修正)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實施條例(2007.5.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行政復議法》第三十條第一款有關問題的批復(2003.2.2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復議機關是否有權改變復議決定請示的答復(2004.4.5)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行政機關頒發自然資源所有權或者使用權證的行為是否屬于確認行政行為問題的答復(2005.2.2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復議機關受理行政復議申請后,發現復議申請不屬于行政復議法規定的復議范圍,復議機關作出終止行政復議決定的,人民法院如何處理的答復(2005.6.3)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譚永智不服甘肅省人民政府房產登記行政復議決定請示案的答復(2011.7.1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舉報人對行政機關就舉報事項作出的處理或者不作為行為不服是否具有行政復議申請人資格問題的答復(2014.3.14)
    【典型案例】
     黃陸軍等人不服金華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工商登記行政復議案
     張成銀訴徐州市人民政府房屋登記行政復議決定案
    (4)公安行政案件法律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出售淫穢物品如何計算追溯期限問題的電話答復(1991.8.21)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鄉治安室工作人員執行職務中故意傷害當事人造成的損害鄉人民政府應否承擔責任問題的電話答復(1991.10.10)
     最高人民法院對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2003〕甘行終字第98號請示的答復(2004.7.1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公安派出所就其沒有處罰權的治安案件在調查后認為違法事實不成立的能否直接以公安派出所的名義作出不予處罰決定問題的答復(2012.8.22)
    (5)道路、交通行政案件法律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第二十八條與國務院《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第十三條如何適用問題的復函(1997.3.7)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對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應澤忠訴西峽縣交通局行政強制措施案的法律問題的請示》的答復意見(1998.12.27)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廣東省雷州市外經公司凱華食品廠、劉秋海和馮昌炳不服廣西北海市銀海區公安交通警察大隊暫扣汽車及其行駛證一案有關問題的請示》答復意見(1999.2.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審理農用運輸車行政管理糾紛案件應當如何適用法律問題的答復(2000.2.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人民法院審理公路交通行政案件如何適用法律問題的答復(2001.2.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經銷商對分期付款保留所有權的車輛應否承擔繳納養路費義務問題的答復(2006.4.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公安交警部門能否以交通違章行為未處理為由不予核發機動車檢驗合格標志問題的答復(2008.11.1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交通警察支隊的下屬大隊能否作為行政處罰主體等問題的答復(2009.12.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安監部門是否有權適用《安全生產法》及《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對道路交通安全問題予以行政處罰及適用法律問題的答復(2010.10.27)
    【指導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89號——“北雁云依”訴濟南市公安局歷下區分局燕山派出所公安行政登記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90號——貝匯豐訴海寧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道路交通管理行政處罰案
    【典型案例】
     廖宗榮訴重慶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二支隊道路交通管理行政處罰決定案
    (6)勞動、社會保障行政案件法律適用
     工傷保險條例(2003.4.27)(2010.12.20修訂)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2014.6.18)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勞動行政部門是否有權作出強制企業支付工傷職工醫療費用的決定的答復(1998.2.15)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就《焦作愛依斯萬方公司訴焦作市勞動局工傷認定案件的請示》的電話答復(2005.1.1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因第三人造成工傷的職工或其親屬在獲得民事賠償后是否還可以獲得工傷保險補償問題的答復(2006.12.28)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離退休人員與現工作單位之間是否構成勞動關系以及工作時間內受傷是否適用《工傷保險條例》問題的答復(2007.7.5)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職工外出學習休息期間受到他人傷害應否認定為工傷問題的答復(2007.9.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非固定居所到工作場所之間的路線是否屬于“上下班途中”的答復(2008.8.22)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國家機關聘用人員工作期間死亡如何適用法律請示的答復(2009.5.19)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工傷保險條例》第六十四條理解和適用問題請示的答復(2009.6.10)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勞動行政部門在工傷認定程序中是否具有勞動關系確認權請示的答復(2009.7.20)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的進城務工農民因工傷亡的,應否適用《工傷保險條例》請示的答復(2010.3.17)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設區的市的區勞動和社會保障局是否具有勞動保障監察職權的答復(2010.10.25)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因無證駕駛機動車導致傷亡的,應否認定為工傷問題的答復(2010.12.14)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職工無照駕駛無證車輛在上班途中受到機動車傷害死亡能否認定工傷請示的答復(2011.5.19)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職工因公外出期間死因不明應否認定工傷的答復(2011.7.6)
    【指導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40號——孫立興訴天津新技術產業園區勞動人事局工傷認定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94號——重慶市涪陵志大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訴重慶市涪陵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勞動和社會保障行政確認案
    【典型案例】
     何文良訴成都市武侯區勞動局工傷認定行政行為案
     鈴王公司訴無錫市勞動局工傷認定決定行政糾紛案
     楊慶峰訴無錫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工傷認定行政糾紛案
     北京國玉大酒店有限公司訴北京市朝陽區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工傷認定行政糾紛案
     王長淮訴江蘇省盱眙縣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工傷行政確認案
     上海溫和足部保健服務部訴上海市普陀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工傷認定案
     陳善菊不服上海市松江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社會保障行政確認案
     上海珂帝紙品包裝有限責任公司不服上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責令補繳外來從業人員綜合保險費案
     邵仲國訴黃浦區安監局安全生產行政處罰決定案
    (7)食品、藥品、衛生行政案件法律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食品衛生監督機構能否采用“查封”措施的答復(1991.10.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自費出國留學人員計劃生育有關問題的答復(1997.7.15)
     最高人民法院對人民法院在審理計量行政案件中涉及的應否對食品衛生監督機構進行計量認證問題的答復(2003.4.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對醫療機構購買工業氧代替醫用氧用于臨床的行為是否具有處罰權問題的答復(2003.9.5)
    【典型案例】
     無錫美通食品科技有限公司訴無錫質量技術監督局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分局質監行政處罰案
     鹽城市奧康食品有限公司東臺分公司訴鹽城市東臺工商行政管理局食品安全行政處罰案
    (8)工商、質檢行政案件法律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如何適用國務院國發〔1994〕41號文件有關問題請示的答復(1997.6.4)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蘋果苗木的檢疫職權應由何部門行使的答復(1995.9.18)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對吉林省高院“關于個體診所是否應向工商行政部門辦理營業執照的請示”的答復(1999.1.1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人民法院審理產品質量監督行政案件該如何適用法律問題的答復(2000.2.1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計量違法行為處一萬元以上罰款的決定是否受《計量法實施細則》第六十條調整的請示的答復(2001.6.25)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對個體醫療機構是否應向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辦理注冊登記的問題的答復(2003.7.3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雷電防護設施檢測機構是否應當進行計量認證問題的答復(2003.11.2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如何認定質量監督檢驗檢疫部門在產品流通領域中行政管理職權問題的答復(2003.12.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學校向學生推銷保險收取保險公司傭金入賬的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的答復(2004.1.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拍賣法》第二十二條如何適用問題的答復(2004.6.1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工商部門對農村信用合作社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是否有權查處問題的答復(2006.8.18)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江蘇高院就徐繼康不服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下關分局扣押財產一案請示的答復(2006.9.27)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審查頒發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是否以環保評價許可為前置條件問題的答復(2006.11.27)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對保險機構不正當競爭行為是否有權查處的答復(2010.2.24)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公司登記管理條例(1994年頒布)》第五十九條適用問題請示的答復(2010.11.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公司登記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座談會紀要(2012.3.7)
    (9)知識產權行政案件法律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植物新品種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釋(2001.2.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案件有關管轄和法律適用范圍問題的解釋(2002.1.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商標法修改決定施行后商標案件管轄和法律適用問題的解釋(2014.3.2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2001.6.22)(2015.1.29修正)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2017.1.10)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知識產權法庭若干問題的規定(2018.12.2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技術調查官參與知識產權案件訴訟活動的若干規定(2019.3.1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專利授權確權行政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一)(2020.9.10)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2010.4.20)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當宣告專利權無效或者維持專利權的決定已被提起行政訴訟時相關的專利侵權案件是否應當中止審理問題的請示》的批復(2003.4.1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涉網絡知識產權侵權糾紛幾個法律適用問題的批復(2020.9.12)
    【典型案例】
     上海全能科貿有限公司訴上海市知識產權局專利侵權糾紛處理決定案
     蘇州鼎盛食品公司不服蘇州市工商局商標侵權行政處罰案
     蜘蛛王集團有限公司與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美國蜘蛛集團有限公司商標異議復審行政糾紛案
    (10)城鄉建設行政案件法律適用
     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2011.1.2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房屋登記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2010.11.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房地產管理機關能否撤銷錯誤的注銷抵押登記行為問題的批復(2003.10.17)
     最高人民法院對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對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設立的建設工程質量監督站是否應由計量行政主管部門進行計量認證問題的請示》的答復(1997.8.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房屋登記行政案件中發現涉嫌刑事犯罪問題應如何處理的答復(2008.9.23)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能否對建筑領域轉包行為進行處罰及法律適用問題的答復(2009.11.1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城市房地產抵押管理辦法》在建工程抵押規定與上位法是否沖突問題的答復(2012.11.28)
    【典型案例】
     念泗三村28幢樓居民35人訴揚州市規劃局行政許可行為侵權案
     中海雅園管委會訴海淀區房管局不履行法定職責案
    夏善榮訴徐州市建設局行政證明糾紛案
     陳愛華訴南京市江寧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不履行房屋登記法定職責案
    (11)資源行政案件法律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農村集體土地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2011.8.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發生在我國管轄海域相關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一)(2016.8.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發生在我國管轄海域相關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二)(2016.8.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河道采砂應否繳納礦產資源補償費問題的答復(1995.9.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地下熱水的屬性及適用法律問題的答復(1996.5.6)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非法取得土地使用權再轉讓行為的法律適用問題的答復(1998.5.15)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農民長期使用但未取得合法權屬證明的土地應如何確定權屬問題的答復(1998.8.17)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人民防空部門出租人防設施,以洞養洞,是否收取土地出讓金的答復(1998.12.6)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在已取得土地使用權的范圍內開采砂石是否需辦理礦產開采許可證問題的答復(2006.10.31)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人民法院判決沒收房屋是否包括沒收房屋占地面積內土地及村民互換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行為效力問題的答復(2008.4.11)
    (12)農林水利行政案件法律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用水單位從水庫取水應否繳納水資源費問題的答復(2004.4.25)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第四十八條如何運用問題的電話答復(2005.11.1)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征收中央直屬發電廠的水力發電用水和火力發電貫流式冷卻用水水資源費問題的答復(2007.11.5)
    (13)外貿、海關、稅務行政案件法律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國際貿易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2002.8.2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反傾銷行政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2002.11.2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反補貼行政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2002.11.21)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佳木斯進出口公司第二部訴綏芬河市口岸管理委員會拍賣財產案的答復(1996.7.25)
     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關于轉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對海關法第三十條規定具體適用問題的答復意見”的通知(2003.7.25)
     最高人民法院對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宋德基訴湛江市赤坎區國家稅務局追繳稅款行政糾紛最高人民檢察院抗訴再審一案有關問題的請示》的答復(2003.9.22)
    【典型案例】
     肇慶外貿公司訴肇慶海關海關估價行政糾紛案
    博坦公司訴廈門海關行政處罰決定糾紛案
    (14)其他行政案件法律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政府信息公開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2011.7.29)
     國務院法制局關于征收企業專用碼頭貨物港務費具體適用規章問題的復函(1996.4.15)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紅帽子”企業產權糾紛處理有關問題的意見(2004.1.16)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違法收取電費的行為應由物價行政管理部門監督管理的答復(1999.11.1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保險公司不正當競爭行為的行政處罰案件時如何確定行政主體問題的復函(2003.12.10)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無煙草專賣批發企業許可證經營煙草批發業務行為應當由何機關處理的答復(2006.9.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銀行業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的處罰權由銀監部門還是工商部門行使問題的答復(2009.12.2)
    【指導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21號——內蒙古秋實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訴呼和浩特市人民防空辦公室人防行政征收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26號——李健雄訴廣東省交通運輸廳政府信息公開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38號——田永訴北京科技大學拒絕頒發畢業證、學位證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39號——何小強訴華中科技大學拒絕授予學位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76號——萍鄉市亞鵬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訴萍鄉市國土資源局不履行行政協議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101號——羅元昌訴重慶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地方海事處政府信息公開案
    【典型案例】
     沈希賢等182人訴北京市規劃委員會頒發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糾紛案
     中華環保聯合會訴貴州省貴陽市修文縣環境保護局環境信息公開案
     陸紅霞訴南通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政府信息公開答復案
    崔龍書訴豐縣人民政府行政允諾案
     壽光中石油昆侖燃氣有限公司訴壽光市人民政府、濰坊市人民政府解除政府特許經營協議案
    八、執  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辦理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2012.3.2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認真貫徹執行《關于辦理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的通知(2012.4.5)
     最高人民法院對《當事人對人民法院強制執行生效具體行政行為的案件提出申訴人民法院應如何受理和處理的請示》的答復(1995.8.2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違法的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強制拆除問題的批復(2013.3.2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辦理行政機關申請強制執行案件有關問題的通知(1998.8.1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轉發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關于無證房產依據協助執行文書辦理產權登記有關問題的函》的通知(2012.6.1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機關依法申請強制執行,被申請人拒不搬遷,人民法院予以強制執行是否正確問題的函(1989.7.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機關對土地爭議的處理決定生效后一方不履行另一方不應以民事侵權向法院起訴的批復(1991.7.2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林業行政機關依法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問題的復函(1993.12.24)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對山東高院《沙德蘭訴曹縣人民政府土地行政確權一案適用法律問題的請示》的答復(1995.8.2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勞動行政部門作出責令用人單位支付勞動者工資報酬、經濟補償和賠償金的勞動監察指令書是否屬于可申請法院強制執行的具體行政行為(1998.5.17)
     最高人民法院對《關于非訴執行案件中作為被執行人的法人終止,人民法院是否可以直接裁定變更被執行人的請示》的答復(2000.5.29)
     最高人民法院對如何執行《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十二條的請示的答復(2000.12.1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判決駁回原告訴訟請求行政案件執行問題的答復(2008.12.15)
    九、行政公益訴訟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授權最高人民檢察院在部分地區開展公益訴訟試點工作的決定(2015.7.1)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檢察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18.3.1)
     人民檢察院提起公益訴訟試點工作實施辦法(節錄)(2015.12.24)
     人民法院審理人民檢察院提起公益訴訟案件試點工作實施辦法(節錄)(2016.2.25)
    【指導案例】
     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導案例第30號——湖北省十堰市鄖陽區人民檢察院訴鄖陽區林業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導案例第31號——福建省清流縣人民檢察院訴清流縣環保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導案例第32號——貴州省錦屏縣人民檢察院訴錦屏縣環保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十、涉外行政訴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依據國際公約和雙邊司法協助條約辦理民商事案件司法文書送達和調查取證司法協助請求的規定(2013.4.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向外國公司送達司法文書能否向其駐華代表機構送達并適用留置送達問題的批復(2002.6.18)(2008.12.16修正)
     最高人民法院、外交部、司法部關于執行《關于向國外送達民事或商事司法文書和司法外文書公約》有關程序的通知(1992.3.4)
     
     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關于向外國送達涉外行政案件司法文書的通知(2004.7.20)
    十一、訴 訟 費 用
    訴訟費用交納辦法(2006.12.1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委托高級人民法院向當事人送達預交上訴案件受理費等有關事項的通知(2004.10.2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訴訟費用交納辦法》的通知(2007.4.20)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經濟確有困難的當事人提供司法救助的規定(2005.4.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訴訟收費監督管理的規定(2007.9.20)
    十二、國 家 賠 償
    1.綜合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1994.5.12)(2012.10.26修正)
    國家賠償費用管理條例(2011.1.1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幾個問題的解釋(1996.5.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2011.2.2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溯及力和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受案范圍問題的批復(1995.1.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審理國家賠償案件程序的規定(2011.3.1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國家賠償案件立案工作的規定(2012.1.13)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國家賠償案件案由的規定(2012.1.13)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國家賠償監督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2017.4.20)
     國家統計局關于對職工日平均工資計算問題的復函(1996.2.1)
     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修改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2011.4.25)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工作規則(1999.4.26)(2014.12.8修訂)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國家賠償案件立案、案由有關問題的通知(2012.1.13)
     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關于國家賠償法實施中若干問題的座談會紀要(2012.12.25)
     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關于在文書中如何引用國家賠償法名稱的通知(2013.6.3)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賠償金有關問題的答復(1998.3.18)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國家賠償法》不溯及既往的批復(1999.12.13)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造成受害人死亡賠償范圍的批復(1999.12.27)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補發工資后仍應給予國家賠償的答復(2000.1.10)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國家賠償不應扣除已補發工資的批復(2000.1.10)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李勇申請國家賠償一案的批復(2000.1.10)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被限制人身自由期間的工資已由單位補發國家是否還應支付被限制人身自由的賠償金的批復(2000.1.2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條規定糾正原生效的賠償委員會決定應如何適用人身自由賠償標準問題的批復(2014.6.30)
    【典型案例】
    麥良申請國家賠償案
    2.行政賠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1997.4.2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機關工作人員執行職務致人傷亡構成犯罪的賠償訴訟程序問題的批復(2002.8.23)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受理行政賠償案件是否收取訴訟費用的答復(1995.9.18)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如何處理石曉麗等5人請求賠償一案的批復(1996.10.2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公民在羈押期間被同監室人毆打致死公安機關應否承擔賠償責任問題的答復(1998.1.19)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對《關于行政機關違法扣押當事人財產后又主動解除扣押的行為能否視為確認的請示》的答復(2000.1.25)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復議機關未盡告知義務致使賠償請求人逾期申請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應當受理的批復(2001.9.4)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如何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一條第(四)項和第三十四條規定的答復(2001.12.24)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公安機關作出沒收決定應視為具體行政行為,不屬于刑事賠償調整范圍的批復(2003.7.18)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罪犯在監獄勞動中致傷、致殘所引起的國家賠償如何救濟問題的答復(2005.3.10)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羈押期間患病未得到及時治療而死亡所引起的國家賠償應如何處理問題的答復(2005.5.8)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罪犯在看守所羈押期間,被同倉人致殘而引起的國家賠償如何處理問題的答復(2006.12.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公安機關不履行、拖延履行法定職責如何承擔行政賠償責任問題的答復(2013.9.2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審理國家賠償案件適用精神損害賠償若干問題的意見(2014.7.29)
    【指導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91號——沙明保等訴馬鞍山市花山區人民政府房屋強制拆除行政賠償案
    【典型案例】
    上海匯興公司訴浦江海關行政賠償案
     祁縣華譽纖維廠訴祁縣人民政府行政賠償案
     許水云訴金華市婺城區人民政府房屋行政強制及行政賠償案
    3.司法賠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行政訴訟中司法賠償若干問題的解釋(2000.9.16)(2008.12.16修正)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刑事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15.12.2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行政訴訟中司法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16.9.7)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自賠案件程序的規定(2013.7.26)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適用質證程序審理國家賠償案件的規定(2013.12.19)
     人民檢察院國家賠償工作規定(2010.11.22)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原判數罪再審個罪改判無罪且已執行屬于國家賠償范圍的批復(1996.8.1)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一審判決有罪二審改判無罪的賠償案件如何適用法律問題的復函(1997.1.29)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王棟傷害賠償應如何適用法律問題的批復(1997.1.31)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張秀英等四人申請國家賠償一案請示的批復(1997.8.4)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在假釋期間國家不承擔賠償責任的批復(1998.3.11)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人民法院委托的查封財產保管人擅自動用處分其保管的財產國家不承擔賠償責任的批復(1998.3.11)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檢察機關違法扣押財產持續至1995年1月1日以后應當適用《國家賠償法》的批復(1998.3.11)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保外就醫期間國家不承擔賠償責任的批復(1998.3.11)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人民法院錯誤執行造成的直接財產損失應當承擔國家賠償責任的批復(1998.8.10)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一審判有罪,二審發回重審后一審又改判無罪,申請國家賠償時賠償義務機關如何確定的批復(1998.9.2)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無罪判決未對檢察機關沒收財產作出結論法院賠償委員會不宜直接作出返還財產決定的批復(1998.9.2)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無罪被羈押并導致人身傷害檢察機關和人民法院應當共同承擔國家賠償責任的批復(1998.9.2)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一審宣告無罪提起公訴的檢察機關應當作為賠償義務機關的批復(1998.10.1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霍婁中、霍一米申請寶雞縣人民檢察院賠償案的復函(1998.11.17)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對象錯誤應當對所造成的損失承擔國家賠償責任的批復(1998.12.30)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公安機關以證據不足予以釋放當事人申請國家賠償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應當受理的復函(1999.3.10)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賠償案件審理過程中,人民檢察院撤銷了原撤銷案件決定,人民法院應當終止審理的答復(1999.5.20)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北京高院請求孫連貴申請國家賠償一案的批復(1999.6.1)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公安機關造成傷害或者死亡后果應當承擔國家賠償責任的批復(1999.8.25)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一審判決有罪二審發回重審一審退補后公訴機關作出不起訴決定賠償義務機關應如何確定問題的批復(1999.8.27)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財產侵權和人身侵權由各侵權機關分別承擔國家賠償責任的批復(1999.8.27)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法律監督機關的復查意見可視為確認的批復(1999.8.27)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因錯誤逮捕申請國家賠償賠償義務機關應如何確定問題的批復(1999.8.27)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青海高院請示的楊文增申請國家賠償一案的批復(1999.11.30)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賠償請求人撒新申請國家賠償一案的批復(1999.12.1)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錯誤逮捕檢察機關應當承擔國家賠償責任的批復(1999.12.1)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馬駿申請國家賠償一案的批復(2000.1.30)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監獄工作人員使用暴力造成死亡應當承擔國家賠償責任的批復(2000.3.6)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檢察機關作出不起訴決定視為無罪應當承擔國家賠償責任的批復(2000.3.8)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二審改判無罪的,作出一審判決的人民法院和作出逮捕決定的機關是共同賠償義務機關的批復(2000.4.29)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檢察機關提起公訴但未采取逮捕措施不承擔國家賠償責任的批復(2000.4.29)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檢察機關撤銷案件承擔錯誤拘留國家賠償責任的批復(2001.7.23)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賠償義務機關未經確認所作的賠償決定應予撤銷的批復(2001.9.20)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自訴人撤訴決定逮捕的人民法院應當承擔國家賠償責任的批復(2001.9.29)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違法查封且未盡保管義務造成損害人民法院應當承擔國家賠償責任的批復(2002.3.7)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人民法院作為賠償義務機關與賠償請求人就賠償事項達成協議,是否應制作賠償決定書及是否需要交待訴權問題的批復(2002.7.18)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檢察機關不起訴決定是對錯誤逮捕確認的批復(2003.1.28)
     最高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關于被錯誤逮捕宣告無罪后有關財產賠償義務機關認定問題的批復(2003.2.2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證據保全措施違法是否屬于國家賠償違法確認案件受理范圍一案的答復(2006.9.19)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周龍潭申請確認財產保全和執行程序違法一案的答復(2007.1.23)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限制出境是否屬于國家賠償范圍的復函(2013.6.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秦秀峰申請重審無罪賠償一案的答復(2013.6.6)
    【指導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42號——朱紅蔚申請無罪逮捕賠償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43號——國泰君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跒I海大道(天福酒店)證券營業部申請錯誤執行賠償案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44號——卜新光申請刑事違法追繳賠償案
    附  錄
    1.立法資料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1989.4.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2015.4.22)
    2.新舊條文序號對照表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新舊條文序號對照表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司法解釋新舊條文序號對照表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新舊條文序號對照表
    "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圖書館

    .

    .